南宁校服零售社区

80、90后作者作品专版丨青春的律动

溪文化2018-06-19 04:57:53

2016.11.9丨NO.113

你来了啊  坐下来喝杯茶吧

点击上方蓝色『溪文化』
即可关注收听




低  处
吴言

没有谁会指责风停于庙宇的顿悟
也没有谁会根据风的大小来描述豪迈与苍凉
 
一切在晨光中输给了静默
在山壑多余的水分里认领岁月的坯胎
 
风吹草低,泥土和脚印哪个更值得尊敬
那被落花流水淹没的繁事是一部永不截稿的备忘录
 
当白云能拧出水的时候,就意味着也能抓住风
当梦指引着我生活的时候,远方就不寂寞
 
风在低处,说着清凉的话
我在低处,心却早已展翅高飞

以母亲的名义
无瑕

来,来我的怀里
给你,无涟漪的河流
一片无云的天空
沐浴母爱的阳光
 
来,我拥抱你
一起拥抱,沾满露珠的清晨
听脚掌和水的和弦
我不在了,你替我拥抱
水草和鱼儿
 
我以母亲的身份给你
给你,慈爱温暖
我以母亲的名义告诉你
告诉你,远离人类
 
 
肉身不在,和挣扎
一同殉葬。证明人是
两具没有水份的白骨
"谁来救救我的孩子?”
母亲的呐喊塞满了泥土
泪水,从历史的眼窝流尽
闭上眼,也未等到
救命的光。迎接她们的
无休止的黑暗。
一无所有。没有坟墓
没有墓碑,没有名字
母亲用最后的怀抱
完成一个家 

 
我们,无法把灾难
拒之门外
无法替死去的人死去
那么,生存替死亡
活着吧

故  乡
(外一首)
钟志美

江南,烟雨蒙蒙
北国,桃红柳绿
我有,两个母亲
一个在南
一个在北
 
日暮河畔下的景色,瑞泽天成
身后,翻滚的彩霞
树木,拉长了倒影
 
陪我坐在
吐露着泥土芳香的田间
 
田埂,是一本厚重的书
翻开,密密麻麻的章节
写满了,久远的历史
 
明月的祈盼
 
那一湾河水
是神,拱手馈赠的天池
风吹麦浪,扭动婀娜的腰身
踩着露水,翻山越岭
跟着月亮,风雨兼程
 
在时空交错的,隧道深处
枕下的家书
已装订成册,融入我的脑海
 
一抹夕阳,醉了晚霞
隔海相望,吟风咏月
归家的诗经,反复吟唱

邻家的桃树
孙利杰

邻居谢大爷种了几棵桃树,当桃子成熟时,他总会慷慨地送给我们许多。所以,每次串门,我总不忘观察桃树,盼望早日吃到美味的桃子。

五月的一天,我又到他家串门。此时的桃树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更令人欣喜的是每棵桃树上已稀稀疏疏地长出了几颗青涩的小桃果。

正当我沉浸在喜悦中时,我身后响起“咔嚓”的声音。我转过身,惊奇地发现谢大爷正拿着一把剪刀“残忍”地剪去了桃树的新梢。

“谢大爷,为啥要剪掉这些新梢?这不会伤害桃树吗?”我满腹狐疑地开口问道。

“这你可就不懂了,我这是为结出更有质量的桃子。”谢大爷边笑边说。

“枝条越多,桃不是结得越多吗?”

“实践出真知,不如我留一棵不修剪,待到结果时,你做一下对比。”

不知不觉中,七月已经到来,我再一次来到了谢大爷的果园。然而,我竟惊奇地发现:那些经过修剪的桃树纷纷长出了又大又红的桃子,它们坠挂在树上,宛若一个个象征着喜庆的大红灯笼,成熟的桃子散发出一种水果特有的甜蜜的味道,芳香四溢,令我垂涎欲滴;而唯一的那颗没被修剪的桃树,虽然长出了更多的桃子,但那桃子又小又青,我摘下一个尝尝,刚咬下一口便忍不住吐了出来,太涩了。

“当初我修剪它们,是为节约养分,让桃树结出鲜美多汁的甜桃,如果它们不经过修剪,结出的只能是那些又小又涩的苦果。”谢大爷如此解释道。

听了他的话,我恍然大悟。

仔细想想,每个个体的人不也是如此吗?正如不经过修剪的树不能结出好果一样,不经过修剪的人也是不能成才的。
饭   馆
朴哲均

这是一家开了十多年的老店,没有菜单,没有筷子,也没有服务员问我要什么酒水。这是一家串店,只有一张大圆桌,圆桌的中央是一口会旋转大锅,用金属制的隔板把锅分成一个又一个单独的格子,格子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煮串,饭馆门口放着给客人自己调制酱料的桌子。

我把麻酱,醋和糖倒在干净的空盘子里,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经常和同学来这家店,那时候这里很便宜,我们只需让老板在锅里放份挂面,然后边等挂面边吃鱼丸就可以了,大概吃几串丸子,面就好了。只要几块钱便可填饱肚子,剩下的零花钱可以选择去附近的黑网吧或者游戏厅。现在想一想那个时候是很美好的,我们不需要考虑以后做什么,不需要考虑养老婆孩子。只要一边吃着面一边讨论游戏的事情就可以了。现在那位经常和我一起来这里的同学也已经娶妻生子了。见面的机会和条件也是少的可怜。仔细想想,我确实已经过了自己一个人来饭馆吃饭的年纪。

“老板,你家没有筷子嘛?”一位年纪跟我相仿的女性问着老板。

“你可以发明筷子,但我不会让你用筷子。”老板一边帮别人下挂面一边打趣着回应。
“啥意思啊?”这位女性并没有听懂老板的意思。

“给你们筷子,那不就成大火锅了吗!东一筷子西一筷子的,这别人还咋吃了。你们可以用两根签子夹着吃。”老板提高了嗓门乐呵呵地回答。

“说的有道理哈。”女人跟陪她一起来的老公说道。

“有人他就算不想吃也得把筷子伸进去扒拉扒拉,‘这是啥,那是啥’,这就是个习惯性动作!”老板用手比划着补充道。

“是这么回事。”女人的老公也表示赞同。

我把第三串鱼丸夹到盘子里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妻子没有语调地问着我。

“我今天不回去吃饭了,陪老板在外面吃。”我这才想起忘记了告诉她。

“哦,好吧,早点回来。”妻子有些沮丧。

来这里吃饭是我回家路上临时决定的,明明家里已经有人做好了饭在等我回去,可我走到这里就像着了魔一样进来了。我不想回去,妻子总是向我抱怨单位的领导有多么烦,同事有多么懒。我却只能压着性子跟她说“忍一忍,忍一忍”。孩子总会在半夜哭叫把我吵醒,临睡前却又要想着房子的贷款还有多少年没有还。我觉得我像是全世界最悲哀的人,过着永无止境却逃不出循环的日子。我找不到人们口中的生活的乐趣,那只是有钱人才会去考虑的事情。我是如此悲哀以至于不想回家,不想迎接明天。

“你知道吗!隔壁班的那个李鹏给我发短信说喜欢我!”穿着附近高中校服的女生跟她的女同伴讲着。

“哎呀,她追过老多人了,前几天刚和他们班那女的分手!”她的女性同伴也一样穿着校服,若不是天气冷到不得不穿外套,我真的看不出她们的装束有什么不同。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对穿校服的人羡慕不已。

“是吗?我还没回应他呢,要是这样我就跟他说拉倒了啊。”女生有些惊讶。

“你可别跟他处,他老花花了!”同伴露出嫌弃的表情。

“老板,结账!”我已经填饱了的肚子告诉我没必要在这里待下去了。

“点饮料没?”老板提高嗓门压过客人们说话的声音。

“一瓶水。”我也跟着提高了嗓门。

“好嘞,我数数签子。”老板把我面前的签子一把拿了过去,数了起来。

“一共是32。”老板笑呵呵地向我报账。

我把钱递给了老板便站起身来走了出去,饭馆里依旧是熙熙攘攘,热闹得向往常一样。

我还不想回家,我还得回家。
无门槛 全才艺
详情咨询:45836366转610
大赛官方微信账号:本溪市民族文化宫群众文化基地

本溪日报

《洞天周刊》、《溪周刊》、《关东风》画刊

投稿地址

辽宁省本溪市平山区东明路59号本溪日报社

601编辑部收

邮编:117000

投稿邮箱:bxzongyi523@163.com
电话:024-43219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