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校服零售社区

“出格话”是官场大忌

时代邮刊2018-06-19 01:37:24

    

官员语言出格,是其思想出格的前奏和反映。一些官员出事,正是从认识错误、语言出格发展到大搞贪腐的。官员切忌三类“出格话”:一是野心膨胀、不讲规矩;二是以吏为师、高高在上;三是愚蠢无知、轻浮随意。


“如果不是我的身份还在,我就要和你单挑。”“有些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被审查,两天啥都招了,没点骨气和意志。”“不管有罪无罪,硬判都要判。”以上出格言论,全都出自曾高高在上的省部级官员之口。


“一些官员信口开河,根本原因还是心里没有公众,没有对老百姓的敬畏感。”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一些官员骨子里缺少对百姓诉求和愿望的尊重,跟老百姓说话时高高在上,敷衍了事。


梳理官员们的出格言论,大抵可分为三类:野心膨胀、不讲规矩;以吏为师、高高在上;愚蠢无知、轻浮随意。这些出格话,都是官场大忌。


第一忌

野心膨胀、不讲规矩




个别官员自以为有后台靠山,嚣张跋扈,对于自己的仕途更是一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志得意满。


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曾因某些原因仕途大好,一路节节高升。在担任青海省副省长时,他曾对老同事放出狂言:“生进中南海,死入八宝山。”


军中巨贪谷俊山与蒋洁敏类似,也曾经“心雄万夫”。 谷俊山告诉刘源,“我下一个职务是总参第一副总长,上将。4个中央委员中,也将有我一个,你不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


个别狂妄的官员,甚至违反政治纪律,妄议中央的方针政策。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曾对班子成员说,现在中央抓八项规定,抓得太细了太严了,没有必要。酒该喝还是要喝的,喝点酒有什么不好,喝点酒多有气氛。


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主政普洱期间,跟上访的职工代表谈话时公开表示,“你们追回国资还不是上交国家,跟你们有啥关系?……你们就是告到联合国还是得转回到我这儿,中央还是得靠我们干活。”之后他指示公检法,“对这些人(上访职工),不管有罪无罪,硬判都要判。”


身为高级领导干部,竟口出妄语至此,说到底还是一种权力的傲慢。“官员乱说话,背后是官僚主义作风横行。”竹立家认为,官员要从内心有对法律、对群众的敬畏,这样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第二忌

以吏为师、高高在上




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在一次会议上,曾号召大家多读书、多学习,并说“我看过的书可以把你们火化。”领导号召下属多读书学习,无疑是件好事,但一句“可以把你们火化”的出格言论,却让整个意思变了调。


他这句话,无非是表明自己学问高。只要大家一切按他的指示办,就一定能把事情办好。尤其在“火化”这样近乎暴力和威胁的字眼面前,谁还敢说个不字?


“若有欲学者,以吏为师”——这是李斯的发明,后经秦始皇认可,在中国绵延发展了二千余年,成为封建社会官吏的不二法门。一个人只要拥有了官位,就无所不晓,无所不能,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此时,从这些人口里说出几句自以为是的出格言论也就不足为奇。


一些级别较低的官员,也不乏这种高高在上的心态,进而蹦出各种雷人语言。“国家规定是狗屁,我任长春就不执行。你们把这个话记着,国家规定就是狗屁。”如此污言秽语,出自山西省古交市交通运输部门正科级干部客运办主任任长春在职工大会上的讲话。


个别官员唯我独尊的心态,甚至传给了下一代。周本顺之子周靖就扬言,在长沙,没有他办不成的事。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之子郭正钢不仅说出“反腐搞一搞就得了”的言论,还放出“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狂言。


第三忌

愚蠢无知、轻浮随意




2012年,在福建泉州一次老干部座谈会上,时任市委书记徐钢主动谈及被举报一事。徐很生气,说泉州有“叛徒”举报他是大老虎,“如果不是我的身份还在,我就要和你单挑。”此后不久,徐钢在福建省副省长任上接受调查。


一名与会老干部曾对媒体记者表示,徐钢身为市委书记,竟说出单挑,既不明智又轻浮。


类似的轻浮语言,近年来层出不穷。据媒体报道,一个地方官员问专家“江豚好不好吃”,当得到“不好吃”的答复时,这位官员竟说:“不好吃干吗要保护?”如此无知的言论自然遭到网民拍砖。


某省一名政协官员就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接受记者采访。在表示“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之后,反问记者,“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的财产?”时任河北省廊坊市市长王爱民曾发布招商口号,“房地产是好的投资项目,房地产商来我市投资,赚了算他的,赔了算我们的。”


还有一些官员,对于轻浮语言习以为常甚至沾沾自喜。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武长顺,常被下属称为“武爷”。听者不以为意,说者觉得能如此称呼领导,说明自己是领导信任的下属。不少官员也喜欢用“老板”“老大”“大爷”来称呼上级,让官场俨然成为江湖门派。


对个别干部的出格话,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认为,这是一些党政干部作风飘浮,素质不过硬,对自身言行不检点的反映。


学者:

语言出格的背后是思想出格




多名反腐专家认为,官员语言出格,是其思想出格的前奏和反映。一些官员正是从认识错误、语言出格发展到大搞贪腐。解决语言出格的问题,还需从深层次抓起,一方面提高个人素养,另一方面净化政治生态,对所处政治环境等进行综合治理。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为南宁市党员干部上“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党课。在课上,余远辉脱稿说道,“有些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被审查,两天啥都招了,没有点骨气和意志。”


一个副省级官员,竟然将干部向组织老实交代问题视为没有骨气,胡言乱语之外,其思想之糊涂可见一斑。当余远辉说出这番话后,南宁干部便有评价,以这种思想认识,犯错误是迟早的事。


山西省委原常委杜善学个性强悍,对下属时常爆粗口。杜善学痛斥一名县委书记,骂了半小时,县委书记吓得双腿发抖。杜善学还当面斥责一名背景深厚的同事,“你有什么关系,我知道,我有什么关系,你不知道,我想让你滚蛋,能三点,不四点。”


从杜善学的出格话不难听出,他将所谓关系看得何其重要。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他干出了行贿、攀附权贵的事。


为官应当谨言慎行,因为一旦说了出格话,损害的就是政府形象。尤其在信息爆炸时代,互联网对于某些出格言语会有放大作用。一些出格话放到具体语境中或许问题不大,周围的人也不会太当真,但一旦被网络聚焦后,负面效果就被放大了。


从技术上讲,“官员要敢说话,更要会说话。”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认为,官员一言一行都处在监督之下。逐步提高官员交流沟通的技能刻不容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