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校服零售社区

设计发力 晋企欲颠覆传统校服形象

产业晋江2018-06-19 03:03:17

近日,季季乐童装“挥师北上”,以团购定制方式“抢滩”东北、华北地区的小学校园鞋服市场。按照计划,季季乐将以专卖店为“根据地”,开展校服团购定制业务,并成立一个新的部门专门负责开辟校园鞋服市场。无独有偶,长期致力于校园精品童鞋品牌建设的剑桥公司,也推出了中小学生校服定制服务。未来剑桥公司将着力开拓校服市场,针对各个学校不同的校园文化与历史背景,设计出专属各校的特色校服,让学生成为校园文化中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

事实上,校服是一片被普遍忽略的销售热土,虽然校服过去没在中国引发消费革命和时尚革命,反倒更像一个隐秘的边缘生意,甚至很少人知道这个行业产值近千亿人民币。作为“隐形冠军”,校服市场在海内外收入及创新模式上也有着不俗的表现。瞄准校服“潜力股”的晋企,欲借品牌和设计优势,颠覆传统校服形象。


校服市场成“潜力股”

企业推出定制服务

“一直以来,我国大部分城市校鞋服的加工定制,都选择本地加工厂,还没有几个学校去选择品牌企业为自己定制校鞋服的。”季季乐(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炳高表示,一旦校服定制的局面被打开,也就意味着儿童鞋服企业多了一块市场蛋糕。

“我们接到了第一单大连某学校的团购定制单,这说明,季季乐品牌的认可度较高,在当地市场口碑也不错。校鞋服订购是一种团购方式,其价格自然要比专卖店里优惠许多。”陈炳高说。

而对于当地的代理商而言,做校服订购业务,客群比较单一,主要是学校的校长、负责人,只要产品好,就有说服力。另外,校服客户非常稳定,学校的采购每年都会进行,一旦建立信任关系,这个项目的可持续性就非常高。

福建泉州爱格乐制衣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校服生产30年的企业,该公司总经理蔡志宏跟记者算了一笔账,校服有夏季、春秋和冬季三类,若以每人每季两套算,其中存在着十分巨大的潜在市场。

福建七彩狐泳装集团此前尚未给国内的学校生产过校服,却为法国中学的学生生产泳装类校服近10年。“近两年国内游泳课的氛围渐浓,我们考虑为国内学校提供体育游泳选修课专业训练设备。学校如果要在市场为不同年龄不同体型的学生购买不同规格的泳装,具有难度,而学生对游泳装备不了解,难以在花花绿绿的不规范市场中购买到合格的游泳装备。”因此,七彩狐董事长洪建库十分看好这其中的前景。

洪建库告诉记者,由于七彩狐有为国外学生生产此类产品的经验,鉴于学生的消费能力较低,购买品牌泳装的可能性不大,拥有完整产业链配套的七彩狐将为学生生产出最具性价比的产品。“与国外学生不同,国内学生在泳装的穿着上较为羞涩,因此出于对学生群体的了解,七彩狐能够根据不同地区的文化、学生喜好设计款式。”

据了解,校服市场需求自上世纪90年代起便持续存在,在新时期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单个学生和家庭的消费水平有所提升,传统校服品类亟待更新,这意味着校服市场仍有很大的增长潜力。另一方面,虽然近年来国内服装市场竞争越演越烈,不过市场调查发现,近两年国内校服的需求量却有所增长,健康时尚、绿色环保、极富特色的校园学生服装成了一支“潜力股”。不少本土企业都认为,应该及时抓住这个机会,发掘更多新商机。


欲做全国校服市场

仍具一定难度

虽然企业对校服市场前景普遍看好,但碍于诸多客观因素,业内人士也提出了一些质疑。

国家纺织服装质量监督检验(福建晋江)服装分中心实验室主任王志勇说,从客观上分析,当前中国校服处于一个较为复杂的环境,很多行业都涉及全国市场和区域市场的问题,但校服市场则尤为特殊,因为校服不进入商场、专卖店等零售渠道,不面向个体消费者,其商业现场更多发生在各地的学校或教育系统。地方政策有时决定了校服企业能否在当地展开业务,故校服与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学校、行业竞争等存在着隐秘而复杂的关系。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晋江企业负责人蔡先生看来,校服跟服装业别的品类有很大区别,销售情况复杂,涉及教育系统、校长、家长、学生、区域差异等冲突。而与市场上的零售服装“以产定销”不同,由学校团体订购的校服是“以销定产”。“学校有自己的选择,我们比较被动,不能像快时尚那样预测市场。”蔡先生说。


蔡先生告诉记者,全国绝大部分的校服市场早已被惠安的企业所占据。当早期晋江企业重市场、品牌推广时,惠安则选择走零散的销售路线,攻克分散、利润不太高的校服市场。显然,企业要想重新进入校服市场,或许获得投标都有一定难度。

为此,洪建库表示,如果政府能够搭建平台,对接各大学校资源,让企业以产品说话就好了,这样企业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为学生量身定做和设计。

也有企业坦言,虽然校服这一产业的巨大价值开始展现在大家面前,但其利润空间并没有外界想的那么丰厚。

“校服团体采购和团体定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团体采购可以直接从公司当季产品或团购系列中挑选对应款式,而团体定制需要考虑不同学校校风文化设计,一旦单量不够,一件校服生产成本便会高出普通成品。举个例子,一个订单下5000件,一件衣服成本要80元,但一个订单如果下10000件,成本就只要60元,所以,校服团体定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单量是否足够支撑开版设计费。”明伟鞋服有限公司总经理洪钦铭表示。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企业必须考虑的,那就是大部分校服需要按照学生年龄身高量身定做,码段比平日产品系列中的码段要多出好几个,这在无形中也增加了生产成本。现有校服生产企业更多是专注地域性市场,如果想借用自身研发和渠道优势打开全国校服市场,还具有一定难度。


校服国标出台

质量问题不容忽视

与此同时,中小学生校服质量问题也不容忽视。王志勇告诉记者,2013年初,在上海发生的“毒校服”事件引起了社会高度关注,很多家长对校服的安全问题开始担忧起来。校服面料必须要安全,重金属含量、甲醛含量、染料等等是否超标也是很多家长关心的问题。

“今年出台的《中小学生校服》国家标准不仅对校服的面料、制作和安全要求等进行了明确的规定,还增加了燃烧性能、附件锐利性、绳带、残留金属针、高可视警示性等内容。”

但王志勇认为,光有标准远远不够,企业必须自有一套严格的质量检查体系,“质量检查是确保校服安全的关键环节,企业便要更加注意校服生产的产品品质和质量。”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生产企业要加强生产管理,制定和完善企业质量保证体系,确保产品质量达到要求;经销企业也要加强管理,严把面料采购关,选择可靠的供应商,搞清楚面料成分,看是否与成分标识一致,对容易发生纤维成分及含量误差超标的多组分混纺产品,可先委托相关检验部门检测,再根据检测结果制定正确的成分标签。同时,对供货商提供的各项信息要进行必要的分析和验证,对于安全性指标更要引起高度的重视,必要时委托相关的检验部门检测验证。

另外,就目前来看,让学生和家长所诟病的,是校服的款式。业内人士认为,过于肥大的校服款式现象,给善于设计开发的晋江企业留有市场空间。

“校服产品的文化和内涵的重要性比其他很多服装都要明显,校服反映一所学校的文化特色和办学理念,能通过其形象对特定的校园文化起到直观的诠释作用。”蔡先生认为,如何在色彩、线条、纤维等方面进行设计与选择,通过具象和抽象的结合和升华,最终设计出真正符合学生身份的漂亮校服,考验的是企业的设计功底。而惠安虽然作为全国知名的校服基地,多年来却始终没有一个让人记住的品牌,很大程度在于其缺乏设计和创新精神。在这一背景下,设计,能够让有实力的校服品牌得以在竞争的格局中崭露头角。


【他山之石】

用“互联网+”颠覆校服市场

校服市场作为一块隐形“蛋糕”,正被晋江企业所瞄上。那么,这块“蛋糕”怎么吃?行业先锋“优卡”的经验或许可以借鉴。

做了十几年传统服装厂商的优卡是2010转型进入校服市场的,正如老生转学,优卡转型做校服同样面临困难,其中一点,就是如何打开并不是完全“市场化”的校服市场。

于是,优卡选择另辟蹊径,培养自有设计师。区别于市面上大多数校服“千校一面”的情况,优卡为每一所学校定制专属设计,通过对校园文化的提炼,为学校设计符合学校特色、学生气质的校服以增加学生认同感。

作为一家以设计为傲的校服定制公司,优卡是北师大二附中的校服供应商,优卡的设计就结合北师大二附中的名校历史和国际交流特点,以藏蓝色为基色体现历史感,同时结合学校经典的“三色帆”标识,衍生出男生蓝色衬衫、女生粉色衬衫的制服款式。而为李大钊母校唐山一中设计的校服则为立领中山装式样,给四川藏区学校的校服加入了藏族服饰元素。

不仅如此,优卡还试图用“互联网+”这一新技能颠覆校服市场。优卡在校服销售上采取了“1+N”的模式。所谓“1”,就是由校方统一选定的标配,比如一套运动服和一套制服;而“N”,则是优卡在标配款式之外,延续原有方案所设计的其他产品,如帽衫、羽绒服、袜子、围巾等选配产品,学生可自由购买搭配。而最核心的一点是,不论是学生长个了需要新的标配,还是季节变换想要增加选配,后续的销售全部通过优卡的电商平台完成。为了保护每所学校的设计版权,只有该校师生才能用自己的账号登录购买学校的衣服,线上用户积累就这样自然地完成了。

从“1+N”的基础出发,通过提早布局的自有电商,优卡顺利完成了线下用户的线上转化,也积累了大量的学生购买数据。

晋江经济报 记者 巫舒静 施珊妹 张格格 董严军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