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校服零售社区

崔春杰 郑州十九中校服记忆

豫时尚2018-06-19 04:57:25



一年前的冬天,2014年底儿子刚刚上初中,每天早晨送他去学校。天还未亮,路灯昏昏黄黄的,满街的亮点是早起的学生们,穿着各种颜色的运动校服,匆匆行进在路上。


未出院门,就能看到四中的学生们,校服是绿白相间的,裹在棉衣外面,肥肥大大的。沿着嵩山路南行,会遇见五十七中的,兴华中学的和十九中的孩子们,其中十九中的学生以红色色调为主,为寒冷的早晨添了一丝亮色。走陇海路偶尔还能看到七十三中的孩子,校服是灰白相间的,干净而压抑,像他们的校风。


春天一来,儿子就自己骑车上学了,不论晨昏,不论冬夏,只是不知道路上的风景是否依旧?那些穿运动服的孩子应该依旧奔走在路上,一年又一年,一届又一届。


这些穿着呆板而单调的运动校服的孩子们,他们的未来,关于校服又有着怎样的记忆。


好在儿子的中学老师不强调统一服装,校门口女生们依然长发飘飘,色彩鲜艳。


开车回时,路过百花里,十九中的学生乌央乌央的,比我们那时多了许多,染红了冬日的清晨。这座美丽的校园,我曾经的母校,在80年代曾有着多少辉煌;记忆里中学时代最闪亮的色彩是我们的校服,辉映着少年不老的青春。


十九中1981年冬天订制的校服可能是郑州那个年代唯一的,那年月在郑州的街头看不到其他的校服,甚至以后很多年也没有见到。


校服是蓝色调的(浅蓝或者明蓝傻傻的分不清楚),男生款是大翻领的,肩上有风衣式的肩章,配有翻盖式的上衣兜,扎条皮带就像北伐前某军阀的军装。女生的服装没有男生的复杂,但也剪裁合理,女同学穿上依旧苗条靓丽。


1982年的春天,盼望着盼望着校服来了。春天的百花里,放学时刻,阳光明媚,春暖花开,一队队身着校服的少年少女涌出校门,从窄小的百花里两端涌入大路,成为那个春季里郑州西区一道靓丽的风景。用北京话讲牛大发了,用郑州话,我初中同班同学瓦尔特常用的口头语:可牙!


那年五一,我们班的刘继军(绰号老驴,是我们班的牙家)独自去开封,回来时错过了返程车,急得不行;突然发现郑州某中学的校车,满车师生正准备返郑,急中生智上汽车,找到老师指着身上的校服说是十九的学生,校服为证,于是得以顺利返程。这是一个年代悠远的故事,继军甚至忘了是哪个学校的校车,只记得是东边的中学;但是他乡遇故知的温暖和那身校服所带来的自豪感几十年后依然铭记在心。




80年代的初中生,朴实可爱,我儿子的话讲有点土,然而穿上校服的我们总是把身板挺的直直的,从神情到气质都发生了改变,三十几年后,十九中82届初中毕业生1班再次相聚,翻出那时的毕业照片,突然发现很普通的一寸单人证件照,即使最屌丝的同学也有种偶像剧的男主感觉,女生们更是个个校花级别。(此处配男女单人照一组)


我儿子,00后的男生看了这组照片,口服心服的说你们那时的颜值已经完爆我们班。


十九中的校服最牛的不是在初中,而是在高中。(从81届开始,十九中从完中变为初中)那些年在河南最牛的高中是郑州一中(最早的河南第一高级中学)。十九中82届毕业生承接了上一届的威风,以绝对领先优势占据了一中将近一半的生源。于是1982年那个秋季,满一中的操场,蓝色的校服总是在飘扬。在一中有这样一身校服,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感,系出名门望族的感觉。历时三十几年,821班重建,看了发在微信群里那时的照片,依然有远在加拿大定居,美国工作的高中同学发来流着口水的表情说真羡慕你们那时有校服啊。


81届开始的80年代前几年,十九中的初中完全是郑州的超级初中,江湖实力超越了今天的枫杨,外总。我初三的班主任,送走了81届毕业生后带我们班的冯遂群老师在中招前给我们做动员,我清楚的记得他的原话:你们这两个重点班的高分学生,完全可以比肩中原区以外任何一个区的高分生总和,讲的我们热血沸腾。那年的初夏,我们成群结队穿着校服去一中报名时,竟然有一种来踢馆子的感觉。许多带着孩子来一中咨询的家长,悄悄的问我们是哪个班的,我们自傲的说一班的,家长又悄悄问,估计你们这两个班能考进一中多少人?可见当时十九中的名声;我们咬咬牙吹嘘说,我们班的50个吧。一些家长黯然的带着孩子离开了。


那年中招结束 我们去一中看榜,821班考入一中53个同学,两个重点班超过100人进一中,那身天蓝色的校服是否为我们带来了好运不得而知,但至少我们不曾辜负了这校服,也是为她增添了光彩。


这神奇的十九中821班,在河南非著名媒体人,我初中同学瓦尔特的文章《郑州往事:十九中82.1我们是学霸》一文中已经有描述。文中不曾提到的是那一年是郑州中专第一次招收初中毕业生,我们班有几个女生因为家庭的缘故,放弃高中选择了报考中专(与中招同卷同标准),她们几个也都超出一中的录取线。其中最为可惜的是张梦华同学,那年她豪取郑州市中专考试第一名,考分在一中也可以排在20名左右。我们班主任冯遂群老师特意走访了同学家长,希望她能重回高中课堂,一中也表示可以改变规则录取张同学;遗憾的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不同于我们的学习生涯。


那以后的三年里,每个春天和秋天,当她们穿上天蓝色的校服孤零零的站在某中专的操场上,会不会想起我们,就像我们想起她们一样。


进入高中之后,学习日趋紧张,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一中的学生是全市初中选拔出来的,都曾是各个学校的佼佼者。只是那些从其他学校考来的同学,无论他们曾经怎样的出色,在一中总会有一群穿着天蓝色校服的比他更出色。对于非十九中生源的童鞋,这校服就是噩梦般的存在啊,于是有了很多同学对这校服的向往。


龙文新同学(上合会议会场郑州国际会展中心中方设计师与负责人)在他微信里讲了这么一段故事:在一中八五八班读书时,班里有个很要好的同学,是个北京孩子,当时郑州市一个主要领导的外甥,来一中借读。那年这位同学返回北京高考,龙文新去车站送行。临别之际,彼此赠送了钢笔等礼物,火车就要开动时,他弱弱的指着龙身上穿的校服说非常非常喜欢,不知道能否送给他。文新同学心中十分不舍,但想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还是当场脱下校服送了出去。想这个同学到了北京恐怕也没有什么机会穿上这身校服,不过即使挂在那里,忆起郑州那些曾经那么出色的同学,也会促使他更加努力拼搏吧。



初中我们班最高最帅的男生刘红兵同学的校服也是这样被高中同班同学给别走了。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的太慢。


那时候喜欢一首歌喜欢一个人也会很久很久,就像我们珍惜那天蓝色的校服。


总以为毕业遥遥无期,谁知道转眼间就各奔东西。


1985年的秋天,武汉大学珞珈山下,光影斑驳的树荫里,两个依然青涩的18岁的女生,穿着初中的校服,留下青春靓丽的影像。这是我们班留下的唯一一张彩色校服照片,在30年后,依旧温暖着我们一群青春已去的中年同学。


左边身材娇小眼眉灵动的女同学于路,85年保送到武汉大学;是我们班一半男生心中的沈佳宜,看包子姐姐演绎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生,同学们一致认为远不如30多年前我们的于路同学可爱。右边高挑的女生是张悦,我们班高冷范儿的女神。那年保送华中科技大学。就这样两个我们初中821班美丽又聪慧的女神,成了别人高校的女生。


1985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大学第一次招收保送生,当时只有很少的中学具备保送资格,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大学开启保送模式,这些大学的要求也非常严格。郑州那年总共保送到清华、武大等全国重点高校的学生只有20出头,后来知名的中美两国院士现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就是那年从省实验中学保送到清华大学的。20多人中有着蓝色校服的学生就有11名。包括照片上两个美丽的女生我们初中821班有7人。


30年前,秋风乍起的季节,当于路和张悦收拾行囊,踏上远方求学之路时,她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这初中的校服收入包中?这身校服又陪伴她们多久,到哪里才截止呢?


事实上,带着这身校服踏入大学校门的远不止这两个女生,我们班学神,保送到西工大的方波同学,大学毕业证上的照片还是穿着这身校服。在西安那些年里,他甚至在别的高校里发现了穿同样校服的同学,从而结识了原来不曾相识的初中其他班的同学。


80年代后期,一些其他学校也有了自己的校服,87年时后来名扬郑州的外国语中学甚至定制了日式校服,男生有一顶日式的帽子。现在许多小学也有了港式,欧式的校服,高贵大气,与他们相比,我们那时的校服实在是太简陋甚至粗糙了,但这天蓝色始终是我们青春里不可磨灭的记忆,陪伴着我们人生许多许多年。


原来你一直住在我们的心里,守护着我们的回忆。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已经逝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