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校服零售社区

喂尿吃屎、扒光衣服、砍断手筋,这些“校园暴力"垃圾什么时候被处理?

这不是歴史2018-06-19 04:41:27

校园暴力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施暴者都是孩子!

来源:当时我就震惊了(ID:zhenjing2012)


  • 校园欺凌就是犯罪,因为有未成年这三个字的庇护,逃避多少本该接受的惩罚,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去欺凌别人。


你根本不知道小孩的恶有多恐怖。


他说没事 但在发抖


云南省建水县青龙镇青龙小学的小龙回到家,平时蹦来跳去的孩子,那天蹲下去都是慢慢的,但只要一问,他一下子就猛地站起来说屁股不疼。让换睡衣洗澡,却一直躲躲闪闪,“我看到他腰上侧面的伤,问怎么回事,他一下子就跳开,说没事没事,但身体都在发抖。”


白会珍心慌了。“我是你妈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白会珍强行把儿子衣服脱开一看,几乎要晕了。“他屁股上一大片都是黑色血泡,有的干了有的没干。”白会珍说,儿子坚称自己是去打热水时不小心摔倒被开水烫的,坚持称没有人欺负他。



当晚,白会珍将儿子带到当地卫生所,医生说在此之前有一个伤情更加严重的孩子来看诊。


脱开裤子 用开水烫


11月28日,对小航和小龙来说,是一个噩梦。这一天他们遭遇了同宿舍5名同班同学的暴力。


5个孩子打他,绑住他的手脚,用枕头压住他的头,一个学生脱了他的裤子,用开水烫。”尹丽飞说。


“妈妈别哭 我不痛”


伤情更重的,是小龙的同班同学小航。


“我在珠海打工,我妈去接的孩子。”小航的母亲尹丽飞说,当天外婆去接小航时,所有同学都走了,但一直没等到小航出校门。“我妈妈有点担心,去班上叫他,叫了几遍孩子才答应。他说‘外婆,我被开水烫了,我好痛,走不了路,你带我去打针吧。’我妈就问他吃饭没有,他说两天没吃了。”


老人随口训斥了外孙几句,她根本不会想到,年纪尚小的外孙已忍受了整整3天的折磨。


去到卫生所后,医生说病情太重,必须到县里的医院。由于交通不便,小航外婆决定第二天再去县医院。然而次日抵达建水县医院后,医生称伤口已感染,必须转院。



“我知道情况后特别伤心,哭着打电话给孩子,他还安慰我说‘妈妈你别哭,我不痛。’”尹丽飞说,她得知情况后立即从珠海赶回家,真正看到孩子胯部和大腿根的伤口时简直不敢相信,“我简直要死了!


尹丽飞不愿再描述孩子的伤情,记者从照片上看到,小航大腿中部到腰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皮肤


整个阴囊、左右两个大腿内侧、腰部都被大面积的烫伤。创伤部位皮肤大面积脱落,大块鲜红的肉显露在外面,鲜血从边缘浸出,创伤周边的皮肤被烫得发乌。受访者供图


白某某身体不同部位受伤,入院诊断伤情为:热液烫伤6%,混合Ⅱ度。


11月29日16时50分许,高某等人认为卢某某软弱,即采用同样的方式在该校男生宿舍405室对卢某某进行欺凌,造成卢某某身体不同部位受伤,入院诊断伤情为:热液烫伤8%,混合Ⅱ度。


12月8日,据调查,县委、政府启动了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其中,给予青龙镇中心学校副校长彭某某、青龙小学校长李某某免职处理。由于涉事学生未满14周岁,公安机关依法对他们进行了训诫,责令监护人对其严加管教,履行监护人的监护义务并支付医疗费用。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吉林15岁男生,被同校的7、8个学生围堵在厕所里,为首的学生掏出一把刀就往男生脖子上砍。


男生先是用手挡住,随后抓住对方的刀想要反抗,结果对方把刀往外一拽,导致男生抓刀的右手手指被砍断5根手筋,小拇指的肉也被削掉了一半,伤势严重连医生都无法保证治疗后能康复。



河源某校的女学生,被7名身穿校服的女生脱光暴打施虐近20分钟,还把学生按进马桶里喝厕水。


逼着学生下跪,剪她的头发,还拿笔在身上画画。


女生越是哭,施虐的女生们就越兴奋,这种变态还不原地爆炸嘛!



14岁小孩因为无聊就和同学欺负男生,不仅把对方的衣服扒光还轮流用木棍、石头、巴掌打他,甚至用打火机烧对方的体毛,施虐长达一个小时。



广东有初中女生在校被多名女生殴打,不仅拳打脚踢,还被扒光衣服拿冷水往身上泼,甚至被对方用牙刷捅下体,每次长达五分钟,导致下体破裂。



两名初中生因为骑车时与人有了剐蹭,被14名平均年龄为14岁的学生拦截。



先是问他们要钱,威胁他们要是没钱就要把肾割下来,搜出来的手机也给扔地上砸了。



因为对初中生身无分文的不满,轮番上前对其扇巴掌、用脚踹近一个小时。



甚至把两人拉上偏僻的土坡,强迫他们进行舌吻,并且用手机拍摄视频上传至网上。



事后两人既不敢告诉老师也不敢告诉家长,只是回家躲着。



直到两人没有来学校上课被老师发现,在追问中才说出了实话。


明明身体和内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明明是违法行为,却因为年龄无法给予行政治安处罚。



因年龄不满16周岁,4名14岁及以上的学生被拘留,其他不满14周岁的则给予批评教育甚至还有不予处罚的欺凌者。


这么保护祖国的小花朵,我也是没什么可说的。


13岁的小赐,是老师指定的副班长,拥有检查作业和监督背书的权力,要是谁没通过,他就会上报给老师对其进行体罚。



小赐则抓住了大家害怕被打的心理,每次检查作业和监督背书的时候,就让同学交钱,少到几块,多到几百块不等,前前后后小赐收了近两万块。


只要给了钱,哪怕作业、背书不过也能过,要是没给钱,即便是过了也不能过。


其中一名被欺凌的学生,就说自己写好的作业,在上交时,因为没给钱,被小赐撕了扔掉了,事后还被强迫喝下小赐的尿和徒手去拿厕所里的屎吃。


(揭发后受害学生被威胁)


从二年级到六年级,小赐当副班长的四年里,让多少学生喝过尿吃过屎,有多少学生因此转学,我们已经无法再去确认了。


因为年龄,小赐不需要承担任何刑事责任,欺凌事件被揭发,他也只是拍拍屁股转学走了而已。



  • 我是气没有惩罚,气孩子们为什么不早一点将真相说出来,但更气家长们的冷漠。


四年里,孩子们长期给小赐送的钱几乎都是从父母那偷来的,每当父母抓到孩子偷钱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顿揍,却从来不问为什么。


如果父母能早点发现孩子的不对劲,就不至于送钱让孩子们去吃屎了。



孩子们成为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家长也是帮凶。


一名13岁的男孩,因为嫌天冷不愿意洗脸,被仅比自己年长一岁的寝室长绊倒在地,一盆热水就这么直接浇了下来。


是很痛,却无力反抗。



寝室长见男孩脸上有伤,就拿盐拿牙膏往对方脸上抹,你们自己想想,在伤口上撒盐得有多痛,事后寝室长还叮嘱男孩不准声张。


后来被老师发现,送去医院,诊断为轻度烧伤。



而在早些时候,父母就发现孩子的大腿肿的特别高,以为是孩子跟同学有了矛盾,就教育孩子不要跟人打架,要和同学搞好关系。


可能就是因为太听父母的话,为搞好同学关系一味忍让,才有了今天的毁容,就是不知道孩子他妈现在后不后悔。



  • 家长都没能给的安全感,你让孩子去哪儿要。


特别受不了有些父母,说孩子们之间的打打闹闹很正常,你们家的打闹是用命来开玩笑?


要是今天因为校园暴力死的是你家孩子,希望你还能笑着说,没事,都是小孩子。



我不知道大家对欺凌都是怎么定义的,是非要动手把人揍的半死不活才算吗?


口头辱骂对方是死肥猪不算?

当着所有人戏弄对方不算?

在网上散播侮辱性照片不算?

眼睁睁看着同学被欺凌不算?


这些所谓小孩子之间的打闹,我看一点儿都不值得原谅,就该把这些欺凌者都扔进粪坑里让他们好好反思下自己错没错。



我不觉得虐待一个人会给我带来什么快感,也不认为成为校园暴力的施暴者是一项多么值得炫耀的成就,通过贬低对方的人格来实现自我满足,不觉得自己很没用吗?


身边的人十个有九个都被卷入过校园暴力中,无非就是施暴者、受害者以及旁观者。


记得东野圭吾的书里曾有这么一句话。


“ 令他害怕的并非暴力本身,而是那些讨厌自己的人散发的负面能量。他从来没想过,在这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恶意存在。”



如果你曾是一名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希望你把听到的那些“ 为什么班里那么多人他们就专门欺负你呢”的屁话给从脑子里扔掉。


  • 别去怀疑自己,不是你不好他们才来欺负你,是他们有病,是他们嫉妒你善良,所以才选的你。


  • 别把委屈都一人扛着,找个人倾诉自己的痛苦。不要为此放弃生命,世间还有太多温暖的事等着你去感受。


还有多少人对自己目睹的校园暴力无动于衷而悔恨不已,想过多少次要是当时我出手制止就好了。

旁观者承受的最大暴力,就是被迫成为了共犯。


是啊,出手制止就好了,那个原本笑起来甜甜的女孩就不会上吊自杀了。


后悔可真是这世上最没用的东西。


你所选择的沉默,能保证下一个受害者不是你的孩子吗?


至于那些施暴者,没什么好说,是垃圾早晚都会被 “ 处理 ”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