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校服零售社区

Hey,boys!我不是小鸡鸡

西柚拉拉2018-06-19 03:37:59

今天不说食谱,不说吃鸡,说说我自己的故事…

很少人知道,我小学的花名就是小鸡鸡…

五年级的时候,从家乡转学去深圳。

当时爸妈希望我留级一年,作为四年级的学生入学。

因为别人早上学一年,他们留级也没什么问题,

再说四年级的功课应该会比五年级好学一些。

然而我并不知道他们是这么考虑的,

入学之前的暑假,做的练习题都是五年级的。

那天的入学考试,当老师领我去四年级考场时,我一坐下就懵逼了,

习题完全不一样,硬着头皮写了几题,

就举手跟老师说我是要考五年级的。

然后,老师就收起我的卷子让我去另一个教室,

妈妈在对面走廊看到我突然换考场,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事后才知道情况。

直至现在还常跟别人说她女儿很聪明,

让我留级我非要升级,其实我只是因为备考五年级,准备比较充分而已。

转学对我来说,是好事。

我很感激爸妈让我在深圳就读。

虽然小学回忆并不十分美好…

入学之前,爸爸带我和弟弟去了一次学校,

告诉我们路要怎么走,之后就再也没有送我们去学校。

终于等到了开学,我还记得,开学前一个晚上,我一直睡不着,

睁着眼睛数着时间,终于到了五点,六点,六点半就可以去上学了…

我和弟弟早早的就结伴去上学…

心里有点期待,更多的是害怕和不安。

没人告诉我新学校怎么样,新老师怎么样,新课程怎么样,新同学怎么样…

学校外边已经有很多跟我们一样早到的学生。

同学们每一个人都穿着校服,每周一因为要升旗,穿的都是礼服,

那时候的礼服,女生是很漂亮的水手服,

就跟日本制服差不多,衬衫短裙,男生是衬衫西裤。

我和弟弟都穿自己的衣服,我就穿一件印着鸡仔头像的粉红色上衣,

戴着紫色的耳环,穿着粉色的凉拖,背着大红色的书包。很土。

同学们都找到自己的小伙伴,用普通话或者粤语说说笑笑,

追追打打,很欢乐的样子。

我和弟弟安静的站在一边,没有跟任何人搭话,

也没有任何人跟我们搭话,

姐弟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客家话化解尴尬…

校门终于打开,我凭着自己的本事找到了自己的班级,

班上的同学好像因为久违的分开异常兴奋,有些小男孩已经追打好几圈,

背都湿透了,还在扯着嗓子吼,

女孩们就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说暑假都发生了哪些趣事。

我在观察着他们每一个人,教室的每一个角落,课桌上的每一划笔迹…

他们每个人都带着蓝色的布套在自己的课桌上,

在家乡的时候是没有的,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桌布,保护桌子用的,

更多防止那些喜欢在桌上乱画的人,

因为我看到很多人的桌布上都画了一些东西,有卡通人物,也有写自己的名字的,也有在上面写“我喜欢XXX”表白的…

刚开始,特别不适应,因为在家乡,讲的是客家话,

除了朗读课文,经常老师上课也是说方言的。

在这里都讲普通话,我也会说,但经常会没有意识的讲回客家话,

但也还好,没多久语言也不是问题了…

小朋友之间的友谊很简单,

入学没多久,我也开始有一些同学和我玩了,虽然我很土。

转学生的校服是要自行购买的,

当时交完钱之后好像等了一个多月还是两个月,才拿到校服,

这期间都是穿自己的衣服,我还是经常穿那件粉红色的鸡仔衣服,

我觉得没什么多大的问题,一件衣服而已…

慢慢的,我听到有人叫我小鸡鸡。

一开始是班上的某个男生叫的,后面男生和女生都这么叫我,起初我不太开心,我觉得这个花名不好听…但是好像他们叫我的时候很开心,所以我也会回应他们,因为我想跟他们一起玩…如果这样会让我有更多的好朋友,我没关系的。

我还记得有一天,我跟家住在附近的一个女生一起回家,路上隐约有人跟着,一开始是没发现的,走着走着感觉有人在背后拉我书包,我回头一看,哦,是我们班的一个男生,他说他跟了我一路了,想去看看我家到底有多穷,为什么经常穿那件小鸡鸡的衣服…

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这么叫我,不是因为喜欢跟我玩,是在嘲笑我…

回家的时候给奶奶打电话,很想念奶奶,一直在电话这头哭…

爸妈以为我太想奶奶了,我没有跟他们说任何关于学校的一切。因为他们很忙…

挂了电话去洗澡,洗完澡上床躺着。

反反复复想了很多。

我们都是小朋友,为什么要因为我穿得不好嘲笑我?我们都是小朋友,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不好的心思?

今天跟我一起回家的女生,我在深圳交的第一个好朋友,她是真心跟我做朋友的吗?还是也想看看我家到底有多穷呢?

明天他们会在学校说我吗?

我的校服什么时候到呢?

还有,什么时候能快点长大?


今天,我又穿了一件小鸡鸡的衣服,

你们还记得,那个曾经被你们叫“小鸡鸡”的女孩吗?